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 > 正文

男子用药酒招待工友,没想到却悲剧了!对方家属索赔100多万

时间:2019-11-16 18:17:35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3738

崔大师邀请客人共进晚餐,拿出酿造的药酒招待工友。出人意料的是,两名同事中毒,其中一人在获救后死亡。死者家属向法院起诉崔大师、开药医生、医院和药房,要求赔偿105万元以上。最近,法院就此案下达了一审判决。

一名男子喝了药酒后中毒身亡

崔出生于1987年,在瓦房店做木匠。2017年7月,崔在瓦房店的一家保健中心发现赵某腰痛。他当时没有注册。赵某给崔开了一个中药药方。崔师傅给了赵师傅100元钱,然后赵师傅去药店帮崔师傅抓药,然后通过别人递给崔师傅。

崔大师收到中药后,用中药酿造了一瓶10公斤的药酒。

2017年8月25日18点左右,师傅邀请易某和普某在家吃饭。崔给易某倒了两盎司左右的药酒,易某给普某倒了一两盎司左右的药酒。喝完药酒后,他又喝了啤酒。普某感到舌尖和嘴麻木,手脚麻木,恶心呕吐。崔某和易某立即送他去看医生检查。考试期间,易某也感到不舒服。最终,溥仪幸免于难,第二天易建联去世。

资料来源:ic照片

事发后,崔大师报警了。经鉴定,某服装部门在饮用“涉案药酒”后被乌头碱毒物(乌头碱、次乌头碱和新乌头碱)毒死。公安机关决定保释崔大师候审,然后拘留了开处方的赵某。随后,公诉机关批准逮捕赵某,并起诉赵某玩忽职守致死。2019年5月20日,公诉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不予起诉。

家庭成员起诉超过105万元。

易建联的一位家人说,赵给崔一双含有毒生川乌和生草乌的中药浸泡在酒中,并告诉他药酒是外用的,但如果他能喝白酒,他也可以少量口服。由于医院里没有中草药,崔师傅付钱给赵某购买中草药,而赵某处方中的生川乌和生草乌是毒性很大的非灌注中草药,临床上禁止口服。

家属认为,赵某作为健康中心的医生(助理中医),在诊疗活动中违反了法律法规和相关诊疗规范,未能履行向患者崔世福解释的明确义务。虽然他没有直接对病人崔世福造成人身伤害,但他还是让易某喝了药酒而死。赵肯定有错。虽然医院应当依法对彝族家庭成员承担侵权责任,但这不能免除赵医生的民事法律责任。

崔大师有义务确保被邀请吃饭的人在邀请他人到他家吃饭时的人身安全。此外,他已经知道与病例相关的药酒只能少量外用。吃饭时,崔大师拿出与案件相关的药酒,告知易和蒲,酒可以无限量饮用,最终导致易喝完酒后死亡。崔大师的行为有过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这家药店是一家私营企业。其营业执照不包括中药材的销售。它只能出售加工过的中草药制剂。同时,未依法取得中药材销售许可证。然而,药店把生川乌和草乌卖给了赵某。这违反了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显然是易某死亡的过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易建联的家人向法院起诉崔世福、赵某、医院和药店,要求赔偿总额超过105万元的各种损失。

被告赔偿超过73万元。

法院认为-

这个案件是一场关于生命权的争论。

在娱乐和饮酒的过程中,崔大师把药酒倒在一谋身上,这是由川乌和草乌制成的。这两种中药含有剧毒乌头碱,易某也死于乌头碱中毒。因此,崔大师在这次事故中起了重要作用。结合本案,法院裁定崔大师承担40%的责任是适当的。

易某知道崔世福倒了药酒喝了,却不知道药酒的成分。他没有履行他的安全职责。结合本案,法院裁定易某承担30%的责任是适当的。

赵某未经注册就为崔师傅开了药。赵某没有遵循安全、有效和经济的原则。制备的药酒生产的乌头碱毒性很大,不履行合理通报的义务。卫生中心也未能履行其管理义务,这也是易某死亡的原因之一。药店没有资格出售川乌和草乌,出售有毒中药是易建联死亡的另一个原因。虽然药店违反了行政法规,但不影响其民事责任。易某之死是多种原因的结合。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宜确定医院和药房各承担15%的责任。赵某的表现是一种责任行为,他不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辽宁省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一审裁定,崔大师赔偿了一名彝族家庭成员共计42万元的各种损失。医院和药店分别向一名家庭成员支付了超过15.8万元。

资料来源:半岛晨报

编辑:韩琦;版权属于原作者,侵权联系人被删除。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加拿大28app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
随机推荐